吴文辉:网络文学帝国幕后掌舵人

www.yyhdc.com最新地址 admin 浏览

小编:当新任阅文集团联席CEO、原腾讯文学CEO吴文辉站在UP2015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宣布,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已经完成整合,阅文集团正式成立时,他的语速语气甚至是细微的表情,都

当新任阅文集团联席CEO、原腾讯文学CEO吴文辉站在“UP2015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宣布,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已经完成整合,阅文集团正式成立时,他的语速语气甚至是细微的表情,都比一年前脱离盛大转投腾讯时的自己要更加从容。“互联网时代的阅读是广义的”,吴文辉说,基于文本进行全产业延伸的“泛娱乐”依然是新成立的集团的核心战略。以上种种,是这位互联网文学老兵,最难以忘怀的“初心”。吴文辉,网名黑暗之心,现为阅文集团CEO。网络文学奠基人—,网络文学商业模式、运行体系、版权拓展机制创立者,国内网络文学领先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之一。曾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腾讯文学CEO。千禧年初,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吴文辉,阅读小说是他最大的爱好。通过互联网论坛,他结识了一批网络文学爱好者。两年后的2002年,吴文辉和他的小伙伴们在网上开设了一个论坛——玄幻文学协会,即起点中文网的原身。在此之前,黄金书屋、龙的天空、幻剑书盟网站统治了网络文学江湖,那段时期被称为“洪荒期”,其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没有任何商业化气息,绝大部分网络作者依靠兴趣写作,作品质量良莠不齐。伴随“玄幻文学”的诞生,吴文辉策划并主导了网络文学界第一套完整的电子出版微支付系统、内容管理系统的建设:上架VIP付费阅读作品,确立每千字0.02元人民币的稿费制度。网站从读者处收费,再与作者分成。此举被看作是对当时“免费”的中国互联网发起了挑战,不料结果甚为喜人。上架第一个月,起点上就有作者稿费超过了1000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VIP收费”同时解决了作者、读者、网站三方利益的问题,发展到最后很快成为了网络文学稿酬的行业标准。2004年,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收购,江湖一时盛极。而同时,吴文辉认定未来将呈“三分天下”格局,他的团队必有一席之位。十年一觉江湖梦然而现实世界并不是网络文学的平行空间,2013年3月26日,吴文辉偕众集体出走起点中文网,这一句话涵盖了盛大文学及其背后的盛大网络内部无数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坊间流传最多的故事,是从2011年的盛大文学IPO申请失败算起,此后,不甘心的盛大文学再次在资本市场摔了一跟头。次年2月,盛大文学重启赴美上市计划,寻求发行最高达2亿美元美国存托股(ADS)。2013年7月,IPO被叫停,盛大宣布通过私募基金融资1.1亿美元。然而,此次融资反而使得盛大文学市值从8亿美元缩水至6亿美元。更有意思的是,在2012年盛大文学提交IPO申请后不久,盛大网络便选择退市,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便是希望能帮助盛大文学——盛大内部继盛大游戏之后的第二个现金牛——顺利上市。然而付出如此大“代价”换来的依然是华尔街的冷淡无情……2013年3月,起点中文网初创团队集体请辞,大半核心编辑追随吴文辉而去。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接管起点中文网,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召开起点作家会议,安抚知名作者,陈天桥甚至也亲自出席为起点打气,他表示将依赖数据挖掘给作者们更好的未来。在吴文辉递交辞呈辞去盛大文学总裁和起点中文网总裁的第二天,他在微博上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他离开了最留恋的那片土壤——起点中文网,落寞而怅惘,从此销声匿迹,只剩传说。一年后的2014年4月9日,沉寂多时的吴文辉又发了一条微博:“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真是兴亡一叹间,下一个十年不知又是何等风浪。”此时距他创办起点中文网已过去12年。很快,吴文辉被任命为腾讯公司独立运营的子公司——腾讯文学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在与盛大文学的竞业协议到期后,吴文辉回到了他最熟悉的战场,身边是他最熟悉的战友——罗立、商学松、林霆锋、侯庆辰等起点中文网初创团队成员。2014年11月初,早已与吴文辉形同陌路的起点中文网——上海玄霆娱乐信息有限公司——以“第三方作者”身份接入腾讯文学平台,一时引发腾讯收购盛大文学的猜测。2015年1月4日,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再度由朱佳变更为吴文辉。12年轮回,网络文学的江湖,是否还是那个江湖?三个节点在为数不多的公开路面和访谈中,可以看出吴文辉其人性格较为坦诚,并且略显得不善言辞,这一点在2014年腾讯文学发布会的演讲台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但说到未来网络文学的市场、创业小伙伴和那些作者时,他的手甚至激动得微微颤抖。有熟悉吴文辉的人这样描述他:这个经历了创业、融资又出走的吴文辉,这个经历了“夜奔”的吴文辉,至今仍然保持着那种“简单”的思维模式——我是草根,我就做贴近草根的文学!事实上,吴文辉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天文物理学家,他小时候看各种各样的书,特别喜欢看探秘的,例如飞碟、天文、黑洞、外星人,所以他很想探索宇宙,做一个天文物理学家。到现在,他摆在床头的书就有一类,专门是物理学的。天体物理、黑洞、量子物理,这是他最爱看的类目,到现在都没放弃。他的看书方式是:在寒暑假里到租书店里一排一排地看,扫过去,发现哪本书没看过就看,这面墙的书看过了再看另外一面墙的书,所有书看完了,就再去另一家看。这其实是吴文辉自己定下的规矩,因为有一年他过度痴迷游戏和看小说,导致成绩不好,被父母猛打,后来就很羞愧,决心“戒”了——只在假期看小说。也许是这样的自制力,吴文辉最终成为当年整个浙江台州仙居县全县惟一的一个考上北大的人。在吴文辉过去的人生里,有两个重要的人生节点,其一是成立起点文学,其二是被盛大收购。在吴文辉看来,盛大文学的运营者并不懂网络文学,他们不知道怎样去利用现有的优势,也不能准确地摸准版权的价值以及可以利用的范围。此外由于盛大文学和起点中文网分开运营,盛大文学统一负责旗下子站的版权、无线等事宜,但是他们又不掌握一线的读者用户资源,因此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纯卖版权的公司,无法在版权溢价上进行扩展,因而也就不能灵活地进行粉丝运营。于是,发生了那次著名的“夜奔”。如今,自认肩负“全民阅读”之使命的吴文辉或许正迎来了自己未来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对话Q:过去花1年的时间整合业务,为什么花这么长的时间?A:去年花了一年的时间,其实我们更多地花在尝试上面,尝试更新鲜的产品模式,更适用于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形态,以及用户的阅读方式,还有针对新作家的一些计划。我希望今年春季4月份的时候我们能够逐步地向各位一一展示我们最新的成果——QQ阅读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版本,我们向业内推出一些跟微信、QQ合作的一些产品。Q:碰到了什么困难?A:很大的程度上,创新需要时间打磨去思考。我比较喜欢琢磨得更深一点,我希望让用户更满意,最终推向市场。从沟通上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互联网环境,沟通不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障碍,有了微信,有了QQ,有了视频会议,大部分的沟通不存在非常大的障碍。我觉得腾讯各个部门都非常的热情,我们跟他们的合作非常的愉快,特别是我们作为拥有非常多的IP的企业,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这个合作上面是非常的愉快、开心的,这方面不存在任何的障碍。Q:你的业务在上海比较的独特,这种相对的独特性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A:上海有一点的独特,我喜欢上海的空气和生活。这是我个人小小的爱好。

当前网址:http://www.apkuse.com/www_yyhdc_comzuixindizhi/2018/0414/8.html

 
你可能喜欢的: